-安非-

人间白发剑胆成灰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nanaanfei

‘’萝沙利雅‘’ 


手绘快要成年跟了,现在一整年都变得好忙好忙。

18年很快就过去了2个月,想到这种事情总是会莫名的恐慌起来。

无间武士

整理硬盘时翻到了一张3年前画给朋友的图,参考些信玄公的样子。这马改了很久也没能画好,只能虚在背景里了。

现在看看上学的时候图画的可真认真......

年前未画完的的图稿,迟到的贺图。这一年在lofter上认识了很多朋友,大家新年快乐哈!

明天又要开始上班了,也希望自己这一年能多花点时间在画画上。good night!

伊登的苹果

起笔到完成断断续续快一年半了,底稿重画2遍,金墨也托朋友从日本买到了。中间发生好些事情,画的实在叫人沮丧。当初的想法和冲动早已被时间消磨殆尽,好在没有半途而废。原本作为礼物的这张画也因为种种缘由最后还是没能送出去。哎,无所谓吧,这样子就好了。


中秋节快乐

“千年茶”

"圣心”

正事无关的练习......

  久前的插图

“青鸟福音书”

“雪之女王”

新年第一张,今年的愿望随心所欲而不画错!!!


“夜色下的盗爱”


耗费心力的完成它也不知能有多少人见到,自己喜欢的一张图

大威德


这张没有画背景,每张图画到最后时常让人觉得很沮丧。

这套明王的最后一张了,前后画了快一年半。时间过得可真快.........

圣三世明王


军荼利


周末久违的阳光,好天气


“盛衰的曼陀花”

眸中的曼陀花究竟奔向哪场盛大的死亡,

沉眠的心沿着黑夜的最后一刻隐去落下。


琢磨了许久找不回当初落笔时的初衷,不写了,看图吧。

(黑卡,银箔,群青色水彩,哑光炭铅。一个小尝试,多用了些材料增加表现力。画的时候也是各种问题有待解决。花了3,4个晚上。)

六条御息所

不是所有男人都能成为光源氏,但每个女人心中都可能埋藏着六条御息所

(原稿毕业时送给了老师,还是喜欢之前的衬底)

“爱染日以薄,禅寂日以固“。 

 爱染明王,实在不喜欢忿怒相,还是画为寂静像好了。自己最喜欢的一张,用了些银箔

(第一张上的爱字网上找的,点开查看大图,很大........)

孔雀明王

     去年还在学校的时候画的一套明王,拖了快一年了,陆续整理发一下吧。自己不是很喜欢画传统种佛像,但是又被东方充满丰富想象的故事深深吸引,这是我自己心里的诸天护法,想画出不一样的感觉。种子字和梵语真言拖老师帮忙找的,用金墨慢慢画了很久这次。放了一张很大的扫描稿

————

    开始用lofter后认识很多画艺精湛的朋友,会一直打理下去。顺便微博也叫“-安非-”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哦,也会跟新一些图。

伊登的苹果

 (有些东西画完之后过了几天再看看,总会觉得当初要能在多想想就好了。半成品,還剩一个衬底没画,感覺背景用金箔画会更平整点。)

_________

杭州真的熱跪了!!!

“大自在天”

三千大千世界之主

去年一张图整理了一下,参考了一些恋月姬和ED娃娃的感觉,希望能多找到一些新的想法,以后自由了也很想自己尝试做一些人形。

题材依旧是最喜欢的姬武士,融入了一些印度风格的装饰。这个角度的手蛮难画的,也纠结很久。背景原本想画成曼陀罗,但不也想宗教感太明显还是弱化改为花纹了。另外樱花瓣和部分首饰用了一点泥金粉。


晚安。

”彼龙女“

心若能新生与人世,夜半之月可会眷恋?

吾生依恋之事,唯夜半之明月尔。


龙众,八天八部其一。

13年的老图了,扫描后效果不如直接看原稿,(图都比较大)。

”乾达婆王画军“

天宫袅袅入梵音


八天八部其一。13年的图了,现在整理一下。记得还是在暑假时候画的,我的记性一直都不好,翻看自己留着图,我都能大概回忆起那些天做了些什么。它们如同日记一般保存着我的人生。(图都很大)

“緊那羅”

   八部天龍其一

   樂天音動舞雲霄。


   年後過了幾天安靜的日子,之前的浮躁和消極怠工狀態總算沒那麼嚴重了。回來的時候有個同事要回北京去考研,繼續去唸書。大概忘不了學生時候的自在吧,我想更多的是想給自己一些時間想想以後的路要怎麼走。工作小半年,身邊好些同事或多或少都有過離職的想法,愛情和麵包間的掙扎此刻越來越反復。畢業那會兒信誓旦旦的和某師友說會堅持自己的路,堅持畫自己的東西。但習慣之後某些原本不願理會的東西也能畫的心安理得。每每此刻都會有總難以言說的心情。追求獨立和自由我不...

摩呼羅迦 揭谛摩诃

天龙之女一曲婆娑


      原本想寫些什麼,卻也是提筆忘字。寫字的習慣早就在忙忙碌碌的日子裡被我徹底給拋棄了,剩下的只是不成章節的隻言片語,13年里完成的一些圖稿關於《天龍八部》的主題,最近理一理。今天閒來無事翻一翻自己的畫冊,發現已經攢下了不少圖,也不知道要到哪個年月可以把他們整理出集,感覺這或是幾年之後的事情。好些過去畫成的稿子又覺得不能再用,已不能在入自己的眼。翻來覆去的,停留在手中只有那麼一些。又一年又三年,時光蹉跎,盛夏再見,冬至漸遠。恍惚間的念想已不再,只留得筆尖鉛灰點點。


© -安非- | Powered by LOFTER